首页 > 新闻速递

第78章 司马信

“戚香尘,其实不是我让慕兄弟留你一命的,而是慕兄弟高抬贵手,根本就没有杀你的意思。”“你还不感谢慕兄弟收手之恩,若是不是慕兄弟,恐怕你现在己是孤魂野鬼了。”“不但如此,慕兄弟还不计前嫌,不惜耗费十余枚二星丹药为你疗伤,此般以德报怨之人,你还不快快跪拜叩谢?”戚香尘的话还没说完,那男子就摆手打断道。戚香尘听了他父亲的话,有些半信丰疑,但是慕歌满脸的微笑,对戚香尘父亲的夸奖连连谦逊点头示意。戚香尘也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还是慕歌碍于他父亲的强大实力才会如此做态。不过,戚香尘对慕歌的印象着实好了很多,他僵硬的脖颈微微转动,浑浊的双眼扫了扫慕歌的面庞,心中却是有些感激。慕歌刚才救他是真真切切的,戚香尘很明白十几枚二星丹药是多么的珍贵。就算是他的父亲身上,也不过只有百余枚二星丹药罢了,怎么也舍不得拿出一成来恢复伤势。可是这慕歌却毫不在意的就拿了出来,大手笔,绝对的大手笔。他的父亲是通天境巅峰的高手,但也舍不得如此浪费,只会慢慢的自己吸收灵力恢复伤势。更为让戚香尘费解的是,进入他体内的并不是二星丹药,而是一股雄厚的力量。不久之后,便把他的伤势治愈了七八成,虽说没有恢复全盛的力量,但是这也极为骇人了。戚香尘哪知道慕歌的通天神通?所以自然不了解这些力量是怎么来的,不过他也不多问,只是静静地看着慕歌。“戚香尘兄弟不必客气,我早就说过,比试点到为止,何必拿性命来开玩笑,你说是不是?”“至于那些丹药,戚香尘兄弟不必放在心上,我手头只不过有几枚空闲的丹药罢了。”“既然没什么用处,何不拿出来应燃眉之急呢?毕竟性命才是最重要的。”“不过我要再次提醒一下戚香尘兄弟,其实比试便是为了互相交流经验,提升实力罢了。”“若是拿性命来博,人杀多了,手下的戾气,怨气日益而増,其实并无好处,反而会惹来晦气。”“更为重要的是,若是你遇到了比你实力强横的人,你把性命当做赌注,若是输了怎么办?根本没有缓和的余地。”慕歌一眼便看出戚香尘心中所想,于是和善的笑道。戚香尘听出了些许弦外之音,意思就是他在也不会遇到慕歌这样以德报怨的人了。不过这也是事实,若是他碰到了实力强横无边的高手想杀他,就算有他的父亲,恐怕也无济于事。慕歌也算是忠告,虽说听的不太入耳,可戚香尘心中却是暧暧的,这个外表冰冷的青年,对慕歌有着一种别样的情感。这是戚香尘第一次对一个人拥有这样的感情,他不明白这是什么。其实这便是兄弟之情,隐隐约约间,戚香尘己然把慕歌默定为其兄弟之列。戚香尘戾气太重,求胜心太重,而且他的实力也无比的强横,能够制服他的人少之甚少,不万博体育比赛-最好的真人娱乐城,提供PT老虎机游戏下载,合法牌照,最佳信誉,万博体育比赛官网是正式注册的网上娱乐公司过即使能制服戚香尘,也未必能制服他的心。慕歌从戚香尘微眯的双眼中看出了丝丝精光,他也不多说,心中却暗自欣喜。若是能和戚香尘同仇敌忾,做生死兄弟,绝对是一件大好事。在慕歌心中戚香尘的形象很干净,觉得戚香尘是条真汉子,这是慕歌对戚香尘唯一的评价。不过这也够了,兄弟之间,唯有两条最重要,一是患难见真情,二是生死识真意。只有历经过患难,同生共死过的兄弟,才算是真正的生死之交。戚香尘从小到大只与他的父亲一起生话,笼罩在他父亲的光环下,从没有过志趣相投的人。戚香尘随着年纪与实力的増长,慢慢的与更多的高手接触,可是,从未有过一个人,能让戚香尘感受到温暧。这份久违的温暧戚香尘很享受,慕歌己被戚香尘认定为兄弟,不可改变。仅仅是这份以德报怨的胸怀,便是无人能及的,戚香尘强横的实力换来的只有人人的疏远,落寞,与孤独。此外,戚香尘只有从一次次的屠杀之中麻痹自己的心灵。可是,毕竟,人皆有情,无论如何,戚香尘也遮盖不住他内心的向往。本来戚香尘还在怀疑慕歌是由于他父亲才会救他,留他一命。但是,慕歌的几句话,却真真切切的打消了他心中的顾虑。慕歌的话有种无以伦比的信服力,使得戚香尘不得不相信慕歌的话。慕歌表情自然,语句流畅,丝毫没有欺骗的意思。戚香尘看看慕歌,脸上竟然露出了些许和善的微笑,这连他的父亲见了都有些吃惊。戚香尘的脸上从来都只有嗜血,从没有别的,可如今,在慕歌面前,戚香尘却友好的一笑,彻彻底底的表明了他的心意。慕歌也是一愣,随即点点头回敬一笑。“多谢慕歌兄弟不杀之恩,戚香尘定当铭记在心,今后必将涌泉相报。”“我这条命,慕歌兄弟随时都可以取走,我戚香尘毫无怨言。”戚香尘开口了,沙哑的嗓音盖不住雄浑的气力。如此高傲的一个人,如今竟然低下了尊贵的头颅,让人实在有些大跌眼镜。“慕哥哥怎么不杀了这个混蛋,他刚才可是差点要了慕哥哥的性命,慕哥哥怎么这么仁慈?”这时,站在一旁的萧薰儿自言自语的嘟囔道。尽管她说的很小声,但也被所有人听到了。“呵呵,女娃,做人就要像慕歌兄弟一样,懂得宽恕,这样的人才可成大事,你懂吗?”戚香尘父亲听了,眉头不禁皱了起来,对着萧薰儿柔声道。萧薰儿对这话丝毫不感冒,但也不顶撞,撅着万博体育比赛-最好的真人娱乐城,提供PT老虎机游戏下载,合法牌照,最佳信誉,万博体育比赛官网是正式注册的网上娱乐公司嘴,把头扭向一边,不在说话。慕歌见状,面带微笑并没有多说什么。可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戚香尘听了萧薰儿的话,每一句都像钢刀一般狠狠的剐着他的心脏。由此可见,戚香尘对萧薰儿动了真感情,不然也不会如此把萧薰儿放在心上。在慕歌准备救治戚香尘的时候,萧薰儿几句淡漠的话,深深的刺痛了戚香尘 。戚香尘眼中含着泪水,但是天色昏暗,没被任何人看出来。一个杀遍天下的通天高手,如今却为一个红尘女子掉泪,说出去,谁会信?戚香尘本不相信任何感情,但仅仅今日,他便收获了兄弟之谊与爱慕之意。虽说很懵懂,可对于戚香尘这般冷血的人来说,己经是极为不易了。萧薰儿从始至终都未正眼看过戚香尘一眼。在萧薰儿心中,早己装满了慕歌,根本容不下任何人,更别说是差点杀死慕歌的戚香尘了。萧薰儿没冲上前去与戚香尘拼命己经是在极力克制了。“这位是慕歌兄弟的妻子吧?”戚香尘苦笑连连,许久之后,他清清噪子,对慕歌试探性的问道。萧薰儿把慕歌的手臂一挽,刚想说是。可慕歌抢先一步道:“不是的,他是我的妹妹,天赋极其妖孽,恐怕远非你我可比。”话音刚落,戚香尘稍松口气,可是戚香尘的父亲却深深的望了萧薰儿一眼。慕歌如今仅仅十六岁,却已经是破地境的绝世高手,萧薰儿比他还妖孽,那是什么概念,戚香尘的父亲心中暗暗揣测着。萧薰儿听了慕歌的话,却是眉头紧皱,娇怒的模样在清冷的月光下显得格外迷人。“这么久了,还不知道前辈的高姓大名,不知道前辈是否方便透露?”不过慕歌也无心欣赏,而是对着戚香尘的父亲虔诚的道。“有什么方便不方便的,慕兄弟,直接问便是,这般不是羞辱我嘛。”“以后不要叫我什么前辈,直接唤我司马信便是。”戚香尘的父亲豪迈一笑道。“什......什么,司马信?您说您是司马信,靠山宗的那个绝世天才司马信?”  慕歌难以置信的说道,同时口气也放尊重了许多,就像对待一个发自内心敬仰的前辈一般。司马信是靠山宗千年难遇的绝世奇才,可是司马信的心思完全不在门派之中。所以司马信没留在靠山宗内,凭借司马信的资质,成为掌门便是众望所归。可是司马信对这些很不屑,他追求的便是游云仙鹤般安逸的生话。当时靠山宗之中的夕瑶副掌门的猜测果然没错,这司马信的修为果真己经达万博体育比赛-最好的真人娱乐城,提供PT老虎机游戏下载,合法牌照,最佳信誉,万博体育比赛官网是正式注册的网上娱乐公司到了通天境的恐怖程度。如今这司马信不过四十多岁,便有如此修为, 今后前途无可限量。由于司马信出现在靠山宗之中的次数实在是少之甚少,所以他的事迹也就自然而然的成为了一段传奇。在所有人心中,司马信便是他们追求的对象,谁都想成为像司马信这般的天才人物。可是,千百年来,有谁做到过?哪怕是现任靠山宗掌门苏轩衣也不过是破地境的实力,根本配不得天才二字。......

卧龙亭